当前位置:重庆怀孕 > 重庆怀孕 > >

陆澄录2

作者:hoo 发布时间:2018-07-15 00:27

  先生曰:“为学须有本原。须从本原用力。渐渐‘盈科而进’。仙家说婴儿。亦善譬。婴儿在母腹时。只是纯气。有何知识?出胎后。方始能啼。既而后能笑。又既而能识认其父母兄弟。又既而后能立、能行、能持、能负。卒乃天下之事无不可能。皆是精气日足。则筋力日强,聪明日开。不是出胎日便求推寻得来。故须有个本原。圣人到位天地、育万物。也只从喜怒哀乐未发之中上养来。后儒不明格物之说。见圣人无不知、无不能。便欲于初下手时讲求得尽。岂有此理?”又曰:“立志用功。如种树然。方其根芽。犹未有干。及其有干。尚未有枝。枝而后叶。叶而后花、实。初种根时。只管栽培灌溉。勿作枝想。勿作叶想。勿作花想。勿作实想。悬想何益?但不忘栽培之功。怕没有枝叶花实?”

  【译文】

  陆澄问:“知识不见长进,如何是好?”

  先生曰:“为学必须有个根本,要从根本上下苦功夫,循序渐进。仙家用婴儿作比,不失为一个好方法。譬如,婴儿在母腹中,纯是一团气,有什么知识?脱离母体后,方能啼哭,尔后会笑,后来又能认识父母兄弟,逐渐能站、能走、能拿、能背,最后天下的事无所不能。这都是他的精神日益充足,筋力日益强壮,智慧日益增长。这并非从母体娩出后所能推究得到的。所以要有一个本源。圣人能让天地定位、万物化育,也只是从喜怒哀乐未发之中修养得来。后世儒生不明白格物的主,看到圣人无所不晓、无所不会,就想在开始时把一切彻底研究,哪有这番道理?”先生接着说:“立志用功,像是种树一样。开始生根芽,没有树干;有了树干,没有枝节;有了枝节,然后有树叶;有了树叶,然后有花果。刚种植树,只顾栽培浇灌,不要想枝,不要想叶,不要想花,不要想果。空想有何益?只要不忘记栽培浇灌的功夫,何愁没有枝叶和花果?”

  【原文】

  3.9问:“看书不能明。如何?”

  先生曰:“此只是在文义上穿求。故不明。如此。又不如为旧式学问。他到看得多,解得去。只是他学虽极解得明晓,亦终身无得。须于心体上用功。凡明不得。行不去,须反在自心上体当。即可通。盖四书、五经不过说这心体。这心体即所谓‘道心’。体明即是道明。更无二。此是为学头脑处。”

  “虚灵不昧。众理具而万事出。心外无理。心外无事。”

  【译文】

  陆澄问:“读书而不懂,如何是好?”

  先生说:“这主要是因为死记文义,所以不明白。如此,倒不如去学程朱的学问。他们看得多,解释也通。他们虽然讲得清楚明白,但终生所得应该在心体上下苦功夫,大凡不明白、行不通的,必须返回自身,在自己心上体会,这样就能通。四书、五经说的是心体,亦所谓有‘道心’,体明即道明,再无其他。这正是为学的关键所在。”

  “虚灵不昧之心体,众理具备而万事由此产生。心外无理,心外无事。”

  【原文】

  3.10一日。论为学工夫。

  先生曰:“教人为学,不可执一偏。初学时心猿意马,拴缚不定。其所思虑。多是人欲一边。故且教之静坐。息思虑。久之,俟其心意稍定。只悬空静守。如槁木死灰。亦无用。须教他省察克治。省察克治之。功则无时而可间。如去盗贼。须有个扫除廓清之意。无事时。将好色、好货、好名等私逐一追究搜寻出来。定要拔去病根。永不复起。方始为快。常如猫之捕鼠,一眼看着。一耳听着。才有一念萌动,即与克去。斩钉截铁。不可姑容。与他方便。不可窝藏。不可放他出路。方是真实用功。方能扫除廓清。到得无私可克,自有端拱时在。虽日‘何思何虑’。非初学时事。初学必须思省察克治。即是思诚,只思一个天理。到得天理纯全,便是‘何思所虑’矣。”

  【译文】

  一天,师生共同探讨怎样做学问。

  先生说:“教人做学问,不可偏扫一端。初学之始,三心二意,神心不宁,所考虑的大多是私欲方面的事。因此,应该教他静坐,借以安定思绪。时间放长一点,是为了让他心意略有安定。但若一味悬空守静,槁木死灰一般,也没有用。此时必须教他做省察克治的功夫。省察克治的功夫就没间断的时候。好比铲除盗贼,要有一个彻底杜绝的决心。无事时,将好色、贪财、慕名等私欲统统搜寻出来,一定要病根拔去,使它永不复发,方算痛快,好比猫逮鼠,眼睛盯着,耳朵听着。摒弃一切私心杂念,态度坚决,不给老鼠喘息的机会。既不让老鼠躲藏,也不让它逃脱,这才是真功夫。如此才能扫尽心中的私欲,达到彻底干净利落的地步,自然能做到端身拱手。所谓‘何思何虑’,并非始学之事。始学时必须思考省察克治的功夫,亦即思诚,只想一个天理,等到天理完全纯正时,也就是‘何思何虑’了。”

  【故事】“三年不窥园”的董仲舒

  “三年不窥园”,讲的是汉代大思想家董仲舒小时候的故事,是说董仲舒专心致志读书,三年都不看一眼花园,终于成为大思想家。

  董仲舒自幼天资聪颖,少年时酷爱学习,读起书来常常忘记吃饭和睡觉。他的父亲董太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很为董仲舒瘦弱的身体发愁,为了分散董仲舒的注意力,多让他锻炼身体和娱乐一下。董太公决定在宅后修筑一个大花园,让孩子能有机会到花园散散心换换脑子。

  董太公一边派人到南方学习,看人家的花园是怎样建的,一边准备砖瓦木料。过了几个月,园里阳光明媚、绿草如茵、鸟语花香、蜂飞蝶舞。姐姐们多次邀请董仲舒到园中玩。他却手捧竹简,只是摇头,继续埋头看竹简,学习《春秋》,背诵《诗经》。

  又过了几个月,小花园建起了假山。邻居、亲戚的孩子纷纷爬到假山上玩。小伙伴们叫他,他动也不动低着头,在竹简上刻写诗文,头都顾不上抬一抬。

  一年后,花园建成了。董家的亲戚朋友都携儿带女前来观看,都夸董家花园漂亮精致。父母叫仲舒去玩,他只是点点头,仍埋头学习。中秋节晚上,董仲舒全家在花园中边吃月饼边赏月,可就是不见董仲舒的踪影。原来董仲舒趁家人在赏月之机,又找先生研讨诗文去了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董仲舒的求知欲越来越强烈,他仍然保持专心致志读书学习的好习惯,遍读了儒家、道家、阴阳家、法家等各家书籍,终于成为令人敬仰的儒学大师。

  专心致志,学有所成。成功者的奥秘正在于对学习的痴迷和专心致志地攻读。精诚专一是学习效果良好的最重内因。古人云:“读书有三到:心到、眼到、口到。”读书时必须培养起抗衡干扰、专心致志的本领,才能有所收获。

  【原文】

  3.11问仙家元气、元神、元精。

  先生曰:“只是一件。流行为气。凝聚为精。妙用为神。”

  “喜、怒、哀、乐本体自是中和的。才自家着些意思。便过不及。便是私。”

  问:“哭则不歌。”

  先生曰:“圣人心体自然如此。”

  “克己须要扫除廓清。一毫不存。方是。有一毫在。则众恶相引而来。”

  【译文】

  有人请教,道家所谓的元气、元神、元精是指什么?

  先生说:“三者是一个意思。气即流行,精即凝聚,神即妙用。”

  “喜怒哀乐,本体原为中和。自己一旦有别的想法,稍有过分或达不到,便是私。”

  陆澄问道:“为什么哭了就不唱歌?”

  先生说:“圣人的心体,自然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克己务心彻底干净,一点私欲都没有才算可以。有一点私欲存在,众多的邪恶就会接踵而至。”

  【原文】

  3.12“与其为数顷无源之塘水,不若为数尺有源之井水。生意不穷。”

  时先生在塘边坐。旁有井。故以之喻学云。

  问:“世道日降,太古时气象如何复见得?”

  先生曰:“一日便是一元。人平旦时起坐。未与物接。此心清明景象。便如在伏羲时游一般。”

  【译文】

  “与其掘一个数顷之大的没有源泉的池塘,倒不如挖一口数尺之深的有源泉的水井,如此,水源就会常流而不枯竭。”

  其时,先生正坐在池塘边,身旁有一口井,所以就用这个来比喻做学问。

  有人问:“世道日渐衰微,远古时的清时气象如何能再看见呢?”

  先生说:“一天即为一元。从清晨起床后坐着,还未应事接物,此时心中的清时景象,好像在伏羲时代遨游一般。”

  【原文】

  3.侣问:“心要逐物。如何则可?”

  先生曰:“人君端拱清穆。六卿分职。天下乃治。心统五官。亦要如此。今眼要视时。心便逐在色上:耳要听时。心便逐在声上。如人君要选官时。便自去坐在吏部:要调军时。便自去坐在兵部。如此。岂惟失却君体。六9即亦皆不得其职。”

  “善念发而知之,而充之。恶念发而知之。而遏之。知与充与遏者,志也。天聪明也。圣人只有此,学者当存此。”

  【译文】

  有人问:“心要追求外物,怎么办?”

  先生说:“国君身拱手清穆,六卿各司其职,天下一定大治。人心统领五官,也要如此。如今眼睛要看时,心就去追求美色;耳朵要听时,心就去追求美声。就像君王要挑选官员,就亲自到吏部;要调遣军队,就亲自去军营。这样,不仅君王的身份荡然无存,六卿也不能尽职尽责。”

  “善念萌生,要知道并加以扩充。恶念萌生,要知道并加以扼制。知道、扩充、扼制,是志,是天赋予的智慧。圣人唯有这个,学者应当存养它。”

  【原文】

  3.14问:“伊川谓‘不当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求中’。延平却教学者看未发之前气象。何如?”

  先生曰:“皆是也。伊川恐人于未发前讨个中。把中做一物看。如吾向所谓认气定时做中。故兮只于涵养省察上用功。延平恐人未便有下手处。故令人时时刻刻求未发前气象,使人正目而视惟此,倾耳而听惟此。即是‘戒慎不睹,恐惧不闻’的工夫。皆古人不得已诱人之言也。”

  【译文】

  有人问:“程颐先生曾说过‘不当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求中’,李延平先生却教育学生看未发之前的景象,他们二人谁正确呢?”

  先生说:“都正确。程颐先生害怕学生在未发之前寻求一个中,把中当做一件东西看待,宛若我曾说的把气定当做中,因此教育学生只在涵养省察上用功。李延平先生担心学生找不到学习下手处,因此教育学生时时刻刻寻求未发之前景象,让人正目所看、倾耳所听都是未发之前的景象,也就是《中庸》上讲的‘戒慎不睹。恐惧不闻’的功夫。这些全是古人为教导人不得已才说的话。”

  【故事】心地善良的戴封

  戴封是东汉济北郡刚(今宁阳县)人。东汉和帝时官至太常,居九卿之首。他少时聪明过人,读书过目不忘。善解人意,处事谦和。对上孝、对友敬、对下帮,深得众人敬爱。

陆澄录2
陆澄录2

  戴封十五岁到太学院学习,拜东海申君为师,尊师如父,后来申君病死,他守孝三天,还亲自去东海送丧。太学院学习结业的时候,他的好友石敬平突然病死,戴封悲痛万分,在床前守灵,购置寿衣,用太学配给的粮食换了口棺材,并且亲送亡友回家。石敬平家乡的众人都为之赞美,说:“有朋众多,不如知友一人啊,贤哉。”可就在在戴封返京城长安的路上,遭遇到了盗贼,他所带的财物全被掠去了,只剩下七匹用以书文写字的缣帛没被路贼发现。后来,戴封摸清盗贼的住所,把那七匹帛送给众贼,说:我“知道诸位家道甚贫,为养老带少,顾及温饱才如此劫掠。不然,你等不会做贼的,用这布帛换些钱粮解家中之困吧。”众贼不相信有这等好事,一时惊愕,都感动的落下眼泪,哭诉说:“你是贤良之人啊,我等做贼本丧天良,你不但不恨我等,而且还跟踪给予周济,从今饿死也不做贼。”

  和帝永元三年(91年),戴封被举为寿廉、光禄封主事。后来,他的伯父去世了,戴封便奔丧辞官三年。

  永元六年(94年),刘肇下诏,要求各地推举品德高尚、敢于直言谏事的人。泰山郡郡守举荐戴封,用官车送他晋见和帝。刘肇举行殿试,先试品德操守,再考学识才华,后验办事能力和年龄体貌等,戴封各项表现都非常优秀,获得了殿试榜首,被赐封礼部侍郎。

  后来,戴封任职西华县令,在此期间,他做了三件事,感民至深。一是巧设障物治蝗灾。戴封一到任,西华县就发生了波及汝颖郡的特大蝗灾。蝗虫飞起,遮天蔽日,每落一处,庄稼树木一食而光,秸杆无存,蝗虫食遍了周边县境,唯独不敢入西华县境。原因是戴封上任的第二天就预知蝗虫袭食,紧急动员民众在县界布障物,蝗虫遇障即逃。二是西华县大旱,草禾干枯。当时祈祷苍天降雨是常用之法,在一连几天祈祷无效的情况下,戴封令手下堆积干柴,他坐在柴垛上让人点燃,欲用自焚感动苍天。下人不忍点火,他自己燃着柴垛,火苗冉冉上升时,顿时大雨倾盆,浇灭了火苗。三是破格放犯人回家探亲,以善待人。中山郡狱内监押四百多犯人,即将行刑,正赶上戴封上任。他见犯人蓬头垢面、刑伤累累。虽为犯罪,想念老幼妻儿。于是,戴封给他们规定了返回日期,全放回探亲,同家人团聚几天。属下劝戴封不要轻信犯人,戴封说:我“以诚待他们,他们一定不会欺骗我,诚者胜刀枪。”果然规定日期一到,犯人全部都回来了。

  永元十二年(100年),和帝下旨褒扬戴封的美德,擢升他为太常侍。

文章《陆澄录2》原创来自:重庆怀孕

与《陆澄录2》相关文章: